民主是改变中国的唯一道路(转)  

向下

民主是改变中国的唯一道路(转)  

帖子  挪威森林 于 周日 六月 13, 2010 12:38 am

民主是改变中国的唯一道路(转载)  
此文转载自鱼刺博客。
    
   很惭愧,现在我发现我已经不会愤怒了,无论自焚的唐福珍、住上树的陈茂国、接嫖客4176个的陈艳,还是破了产不再赔偿的三鹿、像被野兽撕咬过的“自杀”的黄华龙……,我已经成为一个冷血而懦弱的牲畜,像中国绝大多数民众所表现出来的一个鸟样。
   中国人最大的悲剧就是:当唐福珍——一个女人,为保卫自己的家愤而自焚的时候,她的身边却没有一个男人,甚至没有一个人。非洲草原呆滞的牛马,都知道几千头、几万头地群集在一起,虽仍不免弱肉强食的自然规律,但只有这样才能保障个体和种群的安全和繁衍。虎狼一样的统治,不仅把国人治成沙,还要把不驯服的每一粒分离出来一一碾碎。中国的专制制度和手段过于成熟,必将累积到最终众叛亲离的一刻,就像央视着了火,民众却压抑不住兴高采烈一样,这个结局其实并非遥不可及。
   我痛心于这个现世,但从不将责任归咎于人民或者个体,因为这正是这个制度,包括数千年文治武功的必然结果。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反过来的“人民论”其实并不正确,因为政府和制度决定了社会的利益机制,我们不能奢望人民做前仆后继的英雄,永远不能。面对激愤的情绪,我却已然麻木。我知道这种激愤其实就像待宰的猴子的骚动一样,等不到血迹变干,一切就都平息,丝毫也不会改变,直到下一个牺牲品,我们确实看得已经太多了。但我仍越来越真切地感受到:
   一个是:政府永远是人民最大的敌人。每一个政府,每一个人民,包括民主的政府和人民都是。民主制度就是制约公权力,使之真正服务于人民而不是用于谋私;民主制度也是人民当家作主唯一和必须的形式。
   际上,今天连外敌入侵也已经因为民主改变了模式。除此之外,现代社会,法治相对健全,再大的伤害也有法律的追究和惩处;只有政府掌握的公权力,才可能合法而持久地侵害人民的权益,却得不到追究和补偿。如果公权力再掌握在一家或者一个利益集团手里,人民注定要成为待宰的羔羊,叫天不应、叫地不灵;这也是民主制度权力分立的基础和原由。另外,民主制度对于权利和自由的保障也是必须的,没有天,为什么叫天赋人权?哪里来的天赋?其实就是平等的权利和自由永远不可侵犯,比如私有财产、言论自由、选举权……,都是人民降服和对抗公权力的武器和底线。
   再一个是:从任何角度说,民主都是最大多数的民众,最大、最长远、最稳定、最根本的利益所在。我们被诸如强国、复兴、GDP……虚妄的利益所愚弄,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慢慢看清楚了,当然也还有讲民主不能当饭吃的,真是笑话。其实非常简单:你看看中国人创造了多少,被政府和官员明的暗的拿去多少,政府花在人民身上多少,明的暗的花在自己身上又有多少?是的,我从来不否认人民需要政府,甚至也不否认需要服务和管理,但是,我们能不能要求一个清廉、便宜、高效、真正为民的政府?当然应该,而且很容易做到,民主制度就可以,而且只有民主制度可以塑造这样的政府;原因也很简单,就因为人民可以选择政府。
   三个是:除非尝试建立民主制度,中国不会有任何好的改变。十几年来,我一直寄希望于文化和网络的启蒙,以为再艰难,慢慢积累下来总会有进步。但是60年的大庆给了我当头棒喝,我才猛醒:文化论其实也是一种素质论和国情论。所谓文化需要改变、思想需要启蒙……,不错,但是,文化是水,制度是石,期待潜移默化需要皓首穷年;而且看不到文化进步导致制度改变的那种必然性。所以我想说:只有制度才可以真正、迅速地改变一个社会,包括迅速地改变文化和观念。即使我承认制度的建立需要一定的文化基础,但是,我也一直认为思想文化的启蒙任务已然完成。
   理由一:尽管我们觉得愤青或者粪青还是层出不穷,但是实际上,我们看各大门户网站的评论版,90%以上的评论都是深具民主色彩的;在各大论坛,能把文章理性、清楚地表达出来的,大多数的也都是;甚至在各大纸媒的评论版,也已经如此。这足以说明:就一个国家的思想文化来说,民主、权利、法治……思想已经普及,深入人心;素质论、国情论,甚至文化论早已是不合时宜的了,民主的思想文化基础早已具备。
   理由二:或许仍有很多民众对民主制度和思想认识不够深刻,但即使普通人,大多数的观念也是:民主好,但是中国搞不了。即使中国最笨的毛左,也同样清晰地看到社会痼疾,只是他们开出的药方,恰恰是最愚蠢、最南辕北辙的。这不怕,只是认识上的问题,而且,我们永远也不要试图等到很多人都深刻地认识和了解民主,才可以尝试建设民主制度,不是这样的,也从不需要。
   理由三:我曾说过,现在网络启蒙的任务主要是启蒙政府。我们只要留心,这已经是非常明显是事实了。实际上,几乎每一个公共事件引发的舆论,都是在教育政府、启蒙政府、推动政府,当然基本是没有效果。一个原因是在现有框架下已经没有改革向善的余地了;另一个是政府和官员在现状下的利益是最大的,所以永远要维持稳定、永远不能减少权力和私利的就是政府。我也曾说过:中国现在最落后的其实就是政府。如果说素质论、国情论和文化论阻碍中国民主制度的发生和建立,那么,最落后的政府和统治者就是根源。
   所以实际上,我们渐渐发现中国社会并没有好的、渐进的、累积的进步和改变。我们号称改革30年,但实际上改革早就已经死掉了,现在更是想改也已经改不动了,积重难返而且避重就轻,我称之为撬门式的改革——不是去开锁而是去撬门,结果当然就是什么也改变不了。已经非常明显的是:在现有框架内,已经没有改革甚至改善的余地了,改也只能产生尺蠖效应,因为利益最大的是政府,而主导改革的也仍然是政府。公权力曾经作为改革拯救中国和自己的功臣,如今早就成了造成中国一切问题的祸端和根源。限制公权力、制约公权力,使之服从于法治和民主规则,将是中国唯一的进步方向。
   因此,启蒙不能改变中国,时评不能改变中国,文化也不能改变中国,或者说:制度不变,中国社会就不会变得更好一点。只有制度才可以改变社会,只有民主才可以改变中国,只有民主可以真正有效的制约公权力,只有民主才是最广大的民众最大、最长远、最稳定、最根本的利益所在。民不选官,官不为民,只有权力来源的这个源头改变了,一切才可以顺理成章的发生改变;民主,就是解决中国一切问题的钥匙,也是改变中国的唯一道路。除此之外,一切都是枉然。
   沉默了几个月,我想说的大概就这些,我的话完了。

  挪威森林li6609(748592590) 13:12:30
    在一个文明社会里,
    民主常识的普及与传播是四方共同完成的
    一是家庭,
    一是学校
    一是媒体
    一是政府
    挪威森林li6609(748592590) 13:15:20
    而家庭不敢用民主来教育孩子是怕孩子走向社会后吃亏
    学校是没有公民教育这种常识,也不敢有民主来教育孩子
    媒体本来就是政府控制的工具当然更不敢传播民主了
    而政府则本来就是与民主为敌的更不可能传播民主
    所以中国的人思维是混乱的
    价值观是颠倒的

挪威森林

帖子数 : 108
注册日期 : 10-06-1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