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 晓 军 四 批 邓

向下

顾 晓 军 四 批 邓

帖子  Admin 于 周二 六月 15, 2010 11:12 pm

邓小平思想批判: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顾晓军主义:评论中国·之六百三十六

 

 

  仔细琢磨邓小平的思想,我顾晓军觉得:“一国两制”,确实具有高度的政治智慧。试想,若没有“一国两制”,香港的回归,或搁浅或打,都不是办法。香港方式的确定,澳门回归就不再是个问题。与台湾往来,从理论上讲,也简单的多。

  “一国两制”,是邓小平在改革开放进程中对中国的思想贡献。但,我以为:这同时也是邓小平一些错误思想的根源。

  在邓小平的思想里,“一国两制”,不是产于多元,而是出于维护一元的方法。这一方法,同样也被他复制到了“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不似“一国两制”。“一国两制”,是把矛盾留给了将来。而将来,或许矛盾会总爆发,或许矛盾就根本不存在了。而“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本身,却是矛盾的展开。

  当然,邓小平在设计“让中国的一部分人先富,先富帮后富”时,是为解决中国老百姓不能同时致富的问题。但,就思想而论,这样的设计,不是源于多元,而是为解决不能“齐步走”的临时办法。从思想根源上讲,邓小平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是富裕程度的一元化即或均贫或是均富的思想表现形式。因此,邓小平在设计“让中国的一部分人先富,先富帮后富”时,没有、也不可能考虑相应设计制约的办法,即,如果出现先富不肯帮后富怎么办?

  显然,没有制约办法的“让中国的一部分人先富,先富帮后富”,是邓小平思想中的理想主义色彩。这是邓小平思想所犯的思想随意性的错误。用今天的话说,是不科学。

 

  而沿着“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理念,中国经济改革中的“双轨制”,就出现了。

  张维迎说,中国经济改革中的“双轨制”,是他的贡献。我顾晓军以为:这是张维迎的无耻,他没有这样大的影响力。

  从我以上的分析,不难看出:中国经济改革中的“双轨制”,是沿着“一国两制”、“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思路走下来的。这一错误,归邓小平思想,而不能够归张维迎。说句不好听的话:哪怕“双轨制”是一泡狗屎,张维迎也不配。

 

  “双轨制”的最早端倪,不应该是“官倒”,但“官倒”却把“双轨制”表现得淋漓尽致。

  批文,可以变成人民币;权力,就真正成了“权利”。中国式的***,开始了一个“新时代”,踏上了伟大的“新长征”。

  最早打出“小平,您好”的,是中国的学子们。然而,真正应该感谢邓小平的,却应该是中国的官僚资本;是“双轨制”,成全了他们。恐怕,这也是邓小平在产生“一国两制”、“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些想法时,万万没有料到的。

 

  写以上文字,并非追究今日社会矛盾激化、险象环生的总根源,而在于探究思想的产生、演变与来龙去脉,及可能出现的预想不到的结果。

  其实,任何意识形态的社会的基点,都是公平、公正。只不过意识形态不同,对于公平、公正的理解与解释各不相同。

  然而,“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双轨制”,则是明显地违背了公平、公正的原理。因而,今日社会矛盾激化、险象环生,也就不足为奇了;因为,设计这个社会的理念,出了大错。

 

  但,无论邓小平的思想有多大的错误,全盘否定他的思想是不可取的。毕竟,这一思想,是带领着十多亿国人走出极左思潮的主导思想。

  同样,我也不赞成全盘否定***。所以,我只说《***思想确实过时了 兼说毛新宇》。

  纠他人错易,正自己本难。今给自己定个调:我顾晓军的所谓“老百姓的主义”之根本,不能离开――公平、公正。

 

  昨读《“天上人间”歇业 十万小姐离京?(图)》,见“下一步打击的重点,将是组织、容留、介绍妇女卖淫的场所法定代表人……”,觉得傅政华的工作思路不清。公安机关的根本职责,是保证社会的公平、公正。

  当然,这也不能全怨傅政华;错把一个不着边际的主义,当作奋斗终身的目标,是整个社会的错,也不仅仅是中国。邓小平思想中的谬误,与之亦不无关系。

  公平、公正,是一个秩序良好的社会的基础,也是整治今日社会弊端的良方。高层何不从此下手呢?





邓小平思想再批判:发展不是硬道理

 

    --顾晓军主义:评论中国·之六百三十七

 

 

  发展不是硬道理。

  公元2010-6-3~4,我顾晓军,以此展开对邓小平思想的再批判。

 

  为什么我要说“发展不是硬道理”呢?因为,“发展才是硬道理”,是邓小平思想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而邓小平自己,大约也没有想到:在“发展才是硬道理”的幌子下,中国的官僚资本,肆无忌惮地对中国的老百姓进行着压榨。所以,如果我不在这里拿“发展才是硬道理”“祭旗”,中国的老百姓,就甭想摆脱中国官僚资本的理论的压迫。

  且,就“发展才是硬道理”之本身来说,也是错误的。

 

  从句面来上看,“发展才是硬道理”,是没有什么错的。不发展怎么能行?是不是?大家都会懂这么一个浅显的道理。然而,往往正是这类浅显的道理,掩盖着一些不为人知的、深藏的谬误。

  那么,“发展才是硬道理”究竟错在哪里呢?其错,首先在于我们的理解――通常,我们以为:“发展才是硬道理”,是表述。其实不然,“发展才是硬道理”是强调。而强调,就有它的潜台词。“发展才是硬道理”的潜台词是――追求高速发展。如果不是要追求高速发展,就没有必要强调。是不是这样?

 

  以上,我是用语言分析,破了“发展才是硬道理”的局。只要留意,在我们的身边,这样的谬误还很多。它们的共同点是:从句面上看,似乎没有错;但,无论是谁,只要你认真地去理解,就必然误入歧途,且是不知不觉的。

  而事实上,在邓小平思想的深处,也确实就是这么想的。不知大家还记得否?当时,有一句话,叫作“深圳速度”。

 

  如是,我顾晓军就要准备批判――“追求高速发展”了。

  注意:这不是我在公然偷换概念,而是“发展才是硬道理”之本身,早已偷换了概念,并使一般读者无从识破。当然,我也不是说邓小平先生有意制造了这么一个文字迷宫,我甚至相信他没有这么个“设局”的功夫。但,高人就是高人,在有意无意间,一个旷世句迷就诞生了。

 

  下面,我着重解决:深藏在“发展才是硬道理”中的“追求高速发展”。

  “追求高速发展”,简单地看,也没有错。发展的快,难道不好吗?一般的理解,是发展得越快越好。其实,这是大错特错的,也是50多年前那场“大跃进”的错误的思想根源。

 

  翻开人类社会的近代史,一如“大跃进”的错误与后果,比比皆是。

  二十世纪之初的美国,经济高速发展、惊人的繁荣。那时,冰箱、洗衣机、轿车等在今天中国人看来仍是奢侈品的东西,就已经进入到一些普通的美国家庭。然而,与“追求高速发展”如影随形的,是贫富差距、是超前消费、是投机……1929年的股灾,就如约而至,狠狠地惩罚了“追求高速发展”的美国。紧随股灾的经济大萧条,使美国经济倒退了20年。

 

  我顾晓军,有责任告诉大家:“追求高速发展”,是有害的。“发展才是硬道理”,是看似有道理的没有道理。

  德国,也曾在希特勒的领导下“追求高效发展”;而后,又被他拖入战争,毁掉了那个德国。这样的“追求高速发展”,对于国民来说,有什么意义呢?前苏联,也曾辉煌过。于是,便大打冷战。结果呢?导致苏东事变。当然,苏东事变是有深层的政治原因的。但,那个时代,经济是基础;经济输了,一输百输。反过来说,前苏联在经济上的输,也输在政治理念上、输在人为的主义欲战胜自然的经济上,更输在“比赛”上。

 

  至此,我们基本上可以认定:“追求高速发展”,没有意义。同样,“发展才是硬道理”,也没道理。那么,在邓小平思想中,为什么会出现“发展才是硬道理”呢?

  邓小平先生,是无产阶级革命家,他不可能不以无产阶级革命事业为重。换句话说,“发展才是硬道理”的提出,主要是兼顾党国与军国的利益,是要抓住冷战结束后、又不可能有大的世界战争的这几十年的机会,“追求高速发展”,做好准备,迎接未来的战争。

 

  以上,是我对邓小平思想的“发展才是硬道理”的根源追寻。这,也是邓小平这一思想的错误根源。

  邓小平,长期生活在***思想的时代。或者说,邓小平思想,是在***思想的影子下形成的。所以,尽管邓小平也很伟大,从纷乱的世界局势中能认识到暂时没有世界大战、可以大搞经济;但,他没有能完全抛弃“时刻准备打仗”的理念。可以说,邓小平搞经济的目的,还是为了准备打仗。

 

  而我顾晓军认为:由于信息时代的到来,除了局部战争,已不可能再有大规模的世界大战。道理很简单,全世界的主要人口,已很难再被某种主义蛊惑、为少数人欺骗而进行绝死大博斗。军事战争的形式,将被经济战、经济谋略、经济大战略思考等所取代。人类社会,将从比国土的面积大、比国家的强盛度等,变为比民众的自由、民主与幸福。

  因此,***、邓小平等革命家为中国打下的经济基础,是功不可没的。但,***思想、邓小平思想过时了。因为,他们的共同点是:抓经济的目的,是搞建设,并准备打仗。而今后,抓经济的唯一目的,应该只有两个字:民生。

 

  从民生的角度出发,就不需要强调“发展才是硬道理”,更不能“追求高速发展”。前面,已经举了二十世纪之初的美国的例子。其实,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日本,也是“追求高速发展”的牺牲品。日本,曾富得梦想买下整个美国。结果呢?到现在仍一蹶不振。

  我顾晓军认为:经济发展,就是经济发展,不要想着打仗,不考虑到给谁看;经济发展,不是“建设”,更不是无聊的“鸡的屁”。经济发展的全部目的,是惠民、为了老百姓的民生。这样的经济,才是健康的,“速度”也自然会在其中。

 

  苏东事变后,我们曾笑话过俄罗斯。可,人家现在――从幼稚园到大学,全部免费;房产无偿私有化,人均18平米内由国家赠送;急病,不用预付押金;国家税收的三分之一,用于购买公共品(详见《告诉你:今日真实的俄罗斯与改革》)。东欧转型的国家,斯洛文尼亚、捷克、匈牙利已经进入发达国家行列,爱沙尼亚、斯洛伐克、克罗地亚、立陶宛、波兰、拉脱维亚等,亦已经加入了发达国家的预备梯队(详见《难怪好几年都没有这些国家的新闻和消息》)。

  而我们呢?前一时,***总理说了:“中国实现现代化还需上百年”。

 

  发展不是硬道理!民生才是硬道理!

  前些年,印度也很繁荣。结果,在大选中,印度人民把带领印度进入繁荣期的人民党选下了台。印度人民很蠢吗?不,印度人民需要乡村与都市一样的繁荣,而不需要畸形的繁荣。

 

  中国,没有大选形式。所以,喜欢打肿脸充胖子的政府,是不会下台的。但,矛盾便以其他形式表现出来,如:遍地自焚、征地血案、滥杀学童、冤假错案……等等。为了“发展才是硬道理”,中国老百姓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

  就思想而论,“发展才是硬道理”,是以左的政治面孔出现,行极右的经济路线与战略;是以左,掩盖其极右的本质。趁人们一时认识不清、把握不住,官僚资本便疯狂掠夺,***亦悄然蔓延。如,以砸“大锅饭”为借口,使数千万工人失业,美其名曰:下岗。以“改革”、“发展才是硬道理”为借口,取消单位福利分房、取消公费医疗、取消退休金制度等。然而,权力部门自己,却依旧在暗地里搞超低价的福利式购房。

 

  老百姓的实实在在利益没有了,老百姓还会怕死吗?正如在被强拆中自焚的唐福珍所言:“如果失去了苦心经营十多年的家,活着也没了意义……”

  这,是“发展才是硬道理”对中国社会的最大破坏,也是我冒死写这篇《邓小平思想再批判:发展不是硬道理》的根本所在。

 

  我希望:本文,能引发中国经济界、思想界的大论战,而不是我真的去死。

  但,即便是死,也没有什么可怕的。我,将会坦然面对。

 

三批邓小平:邓式改革是誓与人民为敌

 

    --顾晓军主义:评论中国·之六百三十八

 

 

  无产阶级革命家邓小平,一生为中国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也许,没有人会想到: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在他逝世13年之后;会被我顾晓军,定性为――“誓与人民为敌”。

  于此,我顾晓军,一个小时之前,也真的没有想到。但,此刻,我想到了。请大家耐心看,我试论之。

 

  为什么说总设计师邓小平是“誓与人民为敌”呢?

  早在1979年3月30日,邓小平就在北京理论工作务虚会上提出了“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这“四项基本原则”,邓是把它当作中国“实现四个现代化的根本前提”提出来的。也就是说,他认为:如果违反这“四项基本原则”,中国宁可不要“四个现代化”。是不是这样?这是其一。

  其二,“四项基本原则”,针对的是当时的“宣扬无政府主义和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主张,反对社会主义制度,反对***的领导,反对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反对***思想的指导地位”等。这就不难理解,十年后,邓小平敢于下令扼杀中国的民主实践。

  在邓小平之前,在中国的现代史上,敢于下令扼杀民主实践的,只有两个伟人,一个是蒋介石,一个是***。邓小平,这一步就跨入了中国伟人的行列。

 

  纵观世界历史,任何时代、任何国家的改革,都是政治、经济、社会、司法及文化等诸方面的改革相互关连、相继展开的。

  在中国,因为有总设计师定了调子;从而,中国的改革开放,从此就拒绝政治改革,只能在经济及其他层面上做文章,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手痛却在肚子或屁股上扎针,使这场关乎中国命运与前途、关乎全民生计的改革,成了一场扭曲的、畸形的、T型台上的政治作秀,成了民主、人权与完善收入分配格局等竟要美国人来为我们争取的闹剧。

 

  然而,单从政治上提出批评,不足以支撑我顾晓军之“邓式改革是誓与人民为敌”的命题。

  那么,就请大家跟随我的笔触,看一看改革开放这30年的伟大实践,是不是在实践着“誓与人民为敌”。

 

  有人跟贴说:“邓小平解决了中国人的温饱问题”。这是胡扯蛋!是强词夺理。

  整个世界在进步,中国不会作壁上观。改革开放这30年,如果没有邓小平思想,无论是由谁领导,十几亿中国人,也绝不会被饿死、冻死。

  相反,邓小平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发展才是硬道理”及“猫论”、“摸论”等等,却破坏了当时在中国已经建立起来的“毛式公平”。“毛式公平”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社会公平。但,正确的做法是:从政治上推翻其理论,从经济上实行改革,而从社会等层面修补当时中国的现实。然,邓小平的做法,却恰恰相反。他以“四项基本原则”,在政治上予以最大的庇护;而在经济、社会及其他层面上,却以最大的努力从事着最大力度的破坏。

  近日,我已写下了《邓小平思想批判: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邓小平思想再批判:发展不是硬道理》。今天,就不再去纠缠他的“猫论”、“摸论”及其他了。我仅以民生的几个大问题,展开“邓式改革”是“誓与人民为敌”的这一命题,并对其进行批判。

 

  改革开放之初,中国的义务教育,基本上已形成。尽管很不象样,尤其是教学设施破烂不堪。但,改革开放这30年,却破坏了原有的“毛式公平”的教育体系。分班制、补习制、收费制及贵族学校等兴起、林立,使优质教育资源向富人倾斜,至使穷人上不起学,入学也难呆下去。

  慧慧的妈妈,送女儿上学去的最后一句话,是“你上学去吧,妈妈马上要走了……”。农民谢光福,为了儿子6000多元的学费,永远地累死了。还有那一个个熟悉而又陌生的、曾触动过我们的名字:***、***等。

  而如今,义务教育、公办教育、免费教育,已成为国际上的惯例,并非西方发达国家的“专利”。俄罗斯已做到了从幼稚园到大学,全部免费。即便是那少数时常找我们中国要钱、要粮的国家,也是免费教育。而中国,为什么要让人民失去享受义务教育的权力呢?从这点上说,难道“邓式改革”不是“誓与人民为敌”吗?

 

  近日,我转发了《陕西神木县委书记称免费医疗让政府大赚》。神木县的做法,实际上就是过去“毛式公平”中的“公费医疗”;如今,却当作改革的试点。

  神木县委书记郭宝成在总结时说:“公务员没吃亏,占了点小便宜,农民占了大便宜。谁吃亏了?唯一吃亏的是收红包的医生。实际上,医生现在收入明显增加了,红包少了。政策不管住红包,社会就没有公平正义”。

  其实,免费医疗已是国际大趋势。同为人口大国的印度,现在实行的就是免费医疗。

  而“邓式改革”,却放弃公平、正义,打破“公费医疗”秩序,搞患者自理、医疗保险;院长负责、科室承包,提高药价、处方红包等。一切与效益挂钩,把社会公益事业,当作赚钱的机器。

 

  住房已是现今中国的痛。

  “毛式公平”中的福利房,是中国城市人以几十年低工资为代价换取的。住房改革,竟然作价卖给大家,作最后的掠夺。如是,也没有房产的土地权,一旦遇上拆迁,便成为任人宰割的羔羊。而这还是幸运的,那房改前没有享受到福利房的,只有自掏血汗钱。在农村,屋是自己的,而屋下的土地,却是别人的。

  房改后,兴起的是房地产业。一个原本没有的产业,通过特殊准入、捆绑银行资金(滋生大量***),在短短的十几年间,实现了绑架中国经济命运与十三亿人民生的现实。且谁也管不了――谁砸他们的饭碗,他们能砸全中国的饭碗。而国际惯例,是实行严格的差别化的房产税,有效禁止和打击炒房投机。中国,却迟迟不肯下手。为什么?因房地产业,是官僚资本的密集区。

  中国人民奋斗几十年,落得个居无定所。这难道不是“邓式改革是誓与人民为敌”吗?

 

  今日,分配、收入与养老,已人为地把十三亿中国人划分成了不同的等级。

  在“毛式公平”中,***月薪约为数百元。那时的13级高干,130元左右;老百姓一般数十元,八级工能有100左右。如今呢?先搞企业化管理、社保制。大量的普通工、老工人,在1000元左右,且多年没有太大变化。而后,搞公务员制、“高薪养廉”,再偷偷摸摸地完成公务员养老改革。如今,一个正处级公务员或相当于公务员退休后,月收入都可以在万元以上。

  所以,在转发《三部门:按家庭成员拥有住房数认定二套房》时,我毫不客气地说:“老百姓‘不要你认定,你给我们滚下台’。如同前日人保部的发言:工资要翻番。其必是普遍翻番,拿一万的成两万,拿一千的只两千,物价翻番带拐弯,老百姓不是更苦吗?”

  以上说得还是劳动报酬,不含资本回报、灰色收入等。

 

  国企改革,是“邓式改革”“誓与人民为敌”的重灾区。

  优化组合,让“工人阶级是社会主义中国的领导阶级”,成为一句空话、屁话。大量的工人,被权力“优化组合”后失业,还美名其曰为下岗。而后,是经营权的承包、出租;再,是国有企业的私有化。

  而国企私有化的过程,不过是经营者捆绑银行资金。其中的贿赂、***,且不去说。如果行业周期向好,则罢;若正巧赶上行业周期性萧条,则大量产生呆坏帐,这亦由银行即国家来消化。而以权贵华丽转身的私营企业主,却没有多大风险。

  而近十几年,数千万下岗工人,是怎么过呢?不少人,都深有体会吧?就不需要我顾晓军再说了。

 

  多少年来,中国农民是最庞大的弱势群体。所以,他们不怕流血牺牲,最真诚地跟着***打江山。然而,他们在“毛式公平”中,没有得到什么好处,得到的是以农养工、城乡差别、农业户口等。

  “邓式改革”,也不是没有伟大之处。其最亮丽的一笔,是土地承包。然而,邓小平的思想,在“四项基本原则”中打转、裹足不前。换句话说:中国农民,跟着***、邓小平奋斗了几十年,依旧没有自己的土地;甚至,连宅基地都不是自己的。

  中国农民只落得红头文件的承诺、若干年不变,而不是真正的合法。

 

  以上,从政治改革与民生的教育、医疗、住房、分配与收入及养老、国企改革、农民土地等问题,阐述了“邓式改革”是“誓与人民为敌”的改革方式。

  中国的改革,已走到了十字路口。犹豫、彷徨,无济于事。走回头路,更不是办法。中国,需要戈尔巴乔夫式的勇气、蒋经国式的清醒。而我顾晓军,最多相当于狗屎李敖,啥也做不到。我惭愧自己没有能力。

  在此,我向我深爱的祖国和中国老百姓,作最深刻的检讨。并希望我对邓小平思想的系列批判,能引发中国思想、政治、经济等各界的全社会大讨论。因为,不触及邓小平的思想,中国的政治改革,无从谈起;中国经济改革的对与错、优与劣、好与坏,也都没有办法谈。

 

  于本文,我顾晓军声明:批判从严,“处理”从宽。无论如何,邓小平都将是中国现代史上的伟人之一。



四批邓小平:邓式改革是换汤不换药

 

    --顾晓军主义:评论中国·之六百四十

 

 

  感谢网友们的热情支持!没有想到:我顾晓军的“批判邓小平”系列文章,反响会如此之强烈。

  今天,我就来四批邓小平:“邓式改革”,是换汤不换药的改革。

 

  为何说邓小平思想主导下的改革是换汤不换药的改革呢?我从――☻农耕经营模式与权力经济、☻官员管理模式与权力社会、☻皇族传承模式与权力政治、☻反智慧――这四个方面进行批判。

  我说得究竟有没有道理呢?且看我试论之。

 

  ☻农耕经营模式与权力经济

 

  从炒大蒜说起。

  前一阵,一个普普通通的冷门农作物――大蒜,被闲散资金恶炒,暴利多少倍。其后,又恶炒大豆、玉米,其它农作物就一起跟涨。使原本脆弱的民生,雪上加霜。而眼下呢?恶炒,又蔓延到了电子产品。

  按理,既宣称“替老百姓说话”,我就该站出来说上几句。可,我说什么呢?说闲散资金见利忘义?费话,资本原本就是逐利的。说闲散资金投机倒把?监管是政府的事。

  那么,政府为什么监管不力呢?这,就是个深层次的问题了。

 

  前些时日,美国不承认中国是市场经济国家。而中国,强调自己是市场经济国家,非要美国承认。

  中国倒底是不是市场经济国家?若不是,又是个什么经济模式的国家?

  若要我顾晓军说,中国――是一个农耕社会的家长或族长制经济模式的国家。年初,领导们根据经验――今年种些什么?估计收成多少?大家如何努力……等等,想好。而后,开“两会”,重要成员参加,“屁民们”滚一边去。“两会”上,重要成员们纷纷发言:“行,很好”、“就这么办,去年也不错”、“就这么定了,我们都听你的”……计划就这么定下了,大家努力干吧!

 

  政府,既当运动员,还要当裁判员。这运动员,当不好;而裁判员,就更没法当。为什么?其一、政府自己,无论如何是要拿第一的。别人第几,怎么会往心上去呢?其二、自己拿了第一,嘴短。剩下的,谁谁谁第几,全看谁能闹。所以,什么“公平”呀“公正”,全都是扯蛋!

  正确的,又该是怎样的呢?政府,应完全退出。国有资产细化,或按股份、或按实物,均分给全体老百姓。谁有本事,谁干。让资本家、企业家搞竟赛,政府当裁判。不是判谁赢,而是看住:不许犯规――不许侵害老百姓利益。

 

  澳大利亚政府,就这么干的――中国有钱人去炒房,你影响了我普通民众的利益,我就宣布:谁炒,抓你坐牢,还罚你款。叫你炒不起来。

  这才是市场经济国家。为民作主、做市场监督,才是政府应该扮演的角色。

  相比之下,“邓式改革”后的经济模式,是市场经济吗?其与计划经济,又有什么区别呢?“邓式改革”后的经济形态,充其量只能叫“准市场经济”;其本质,是“权力经济”。

  而计划经济,不就是“权力经济”吗?

 

  以上,我已从“农耕经营模式与权力经济”这一角度,证明了:“邓式改革”,就是换汤不换药的改革模式。

  我顾晓军,说得对不对呢?大家可以评判。

 

  ☻官员管理模式与权力社会

 

  从奥巴马说起。

  奥巴马的简历,基本上是:学生、社区工作者、议员;而后,就当总统了。

  奥巴马的主要经历,是社区工作者。也就是说:迄今为止,奥巴马的主要工作,是收集诉求、反映诉求,想方设法去解决问题。

 

  中国的官员呢?

  从小,就要争取当班长,练习管人;长大后,更要争取当上团的书记,在档案里保持管人的记录。待到正式为官,继续管人。

  以上,说的还是清官。如果是贪官,则是又要管人,还要弄钱。如果是贪官加昏官呢?那更是――既要管人,又要弄钱,还要欺负、坑害普通老百姓。

 

  从以上两种不同的社会角色,就不难看出谁优谁劣了。

  人类社会管理自己的模式,已经从氏族管理、乡绅管理、官员管理,逐步过度到了社区管理。

  注意:以上说的“社区管理”,不是我们网络上常见的管理员、版主说了算。

  西方社区,是“人以群分”。社区工作不是管理,而是收集诉求,向有关方面反映、向社会放大,使之最终得以解决。

 

  从人的天性讲,大家都喜欢自由。如,思想自由、言论自由、恋爱自由、婚姻自由……等。没有谁会喜欢被包办。若有,也是社会扭曲了人性,而不是人天生喜欢被人束缚。

  中国的社会现状,则是:一边要自由,而另一边却想方设法管住自由。如此,怎么可能不产生矛盾冲突呢?

  这也是权力社会与民主社会的差别之所在。

 

  中国的社会的冲突,不仅反映在社会矛盾中,而且还反映在人们的思维模式里:一边,是正常人的思维,要自由;另一边,是非正常人的思维――千百年来形成的官本位思维――以束缚他人为乐、以能管束住他人为本领。

  中国社会的管理模式,是官员管理模式,即权力社会。这与人的天性,是势不两立的。如,现今各种社会矛盾激化,管理者不是去想方设法消除矛盾,而是维稳――大幅增加维稳经费,加强各种防御力量,以对付可能的极端行为。结果呢?自然是防不胜防。

 

  如今,虽也宣传“法制”;可,与毛式社会的无产阶级专政,又有什么区别呢?没有。至少,从“严打”来说,是一模一样的。

  所以,我顾晓军说:以权力社会为核心的官员管理模式,是“邓式改革”换汤不换药的改革。

 

  ☻皇族传承模式与权力政治

 

  从“四个坚持”说起。

  我们可以暂且抛开“四个坚持”的具体内容,单看“四个坚持”的字面,这不就是“只许这样,不许那样”吗?而这,不就是家长作风、皇权政治吗?

 

  毛式政治,是运动政治。运动那些他想要运动的人,唯独不会运动到自己。这里,且不去论意识形态,单论其政治模式。这种模式,就是皇权政治。皇帝想整谁,只需找个他认为说得通的借口。

  邓式政治呢?摒弃了毛式政治的运动,强调“不讨论”。但,邓的“不讨论”,前提是“四个坚持”。从表面上看,邓式政治与毛式政治判若两人。然,“不讨论”不就是一言堂吗?而“四个坚持”,不就是坚持权力政治吗?

 

  邓式政治中的“四个坚持”,说白了,就是画地为牢;再加上“不讨论”,就成了强制推行。那么,邓式政治要强制推行什么呢?

  现今中国,是一党管理制的国家。邓式政治,强调坚持党的领导,不就意味着权力不外传、只能在体制内交接吗?而权力不外传与制内交接,不就是“皇族传承”吗?当然,这种传承,已不再是血脉关系的传承;所以,不容易被识破。

 

  权力不能外传的政治,弊病很多。其一,是排他。说白了,非组织的人士,随你有多大的本事,就是不许你参与国家最高政治。其二,制内传承,哪怕是“基因”蜕化,也必须在制内。如是,又怎能说是为了国家、民族和人民的前途与利益呢?

  其实,大家都应该明白,皇族传承模式的权力政治,其权力的承袭与不外流,只是其表层的意义;根本,是利益传承与不外流。

  所以,我顾晓军,就不得不给大家指出:皇族传承模式与权力政治,其实质,就是集团利益政治。

 

  毛式政治较明确,他的集团利益,就是无产阶级的利益。但,这是自欺欺人。他忘了――在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剥夺或削弱了地主、资产家的利益后,无产阶级已不再是无产阶级,而是国家资本的拥有者。那些不得不接受改造的地主、资本家,才是实际上的无产阶级。毛式政治的理论,是说不通的。说不通不要紧,毛式政治本身,就是强权政治。

  那么,邓式政治呢?上面,我已经谈到过“四个坚持”与“不讨论”,仅从这两方面看:邓式政治,同样也是强权政治。

 

  以上,我顾晓军已从权力政治、传承模式、权力本质等几个角度,说明――在我论及的方面,邓式政治与毛式政治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更何况,邓小平先生明确告诉我们――他就是要搞“四个坚持”。

  因此,从“皇族传承模式与权力政治”的角度,说“邓式改革是换汤不换药的改革”,就一点也不过分了。

 

  ☻反智慧

 

  经济是农耕经营模式,社会是官员管理模式,政治是皇族传承模式;从这些,就不难看出其中的根本问题:权力。

 

  “毛式社会”,依靠的就是权力。也就是说:是人治,而不是法制。这一点,大家都很清楚。那么,“邓式改革”后呢?我们能够感受到:“邓式改革”后,是加强了法制的宣传。但,从经济、社会、政治等诸元的核心来看,依旧是权力,而不是民主式的以法治国。

  所以,我顾晓军把“邓式改革”,归结为――换汤不换药的改革。

 

  那么“邓式改革”换汤不换药的思想根源又在哪里呢?

  从“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就不难看出:邓小平思想,师承于***思想。而***的思想,基本上可以分为两个阶段。1949年之前,***的思想,比较开放;他善于总结别人的检验,而后推广、运用。1949年之后,他就不太在乎别人的经验了。而是拍脑袋、总觉得自己正确。如,***、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斗私批修等。其实,这些都是反智慧。

 

  什么叫反智慧呢?

  智慧,是人类社会活动的思考结晶,或曰思想结晶。而反智慧,则是阻碍人们自由思考的智慧。如,斗私批修,即为最典型的反智慧。

 

  反智慧的形式很多,而刻意束缚他人,是其最为突出的表现。

  ***之前的反智慧名人有:孔子、鲁迅等。

  孔子,是被历代君王所推崇的;被推崇的原因,正是反智慧。孔子主张:以“仁、义、礼”,束缚人们的思想与行为。鲁迅的反智慧代表作,是“改造国民劣根性”。鲁迅是杂烩,没有成套的东西。

 

  与***、孔子、鲁迅相比,就不难看出:邓小平思想中的“四个坚持”、“不讨论”等,都是反智慧。

  而这些画地为牢式的反智慧的思想,正是“邓式改革”换汤不换药的根源之所在。

 

  至此,就不难看出:开放式的思想,是中国社会变革成败的关键。同样,开放型的社会,才是中华民族未来的真正希望。

 

  最后,我顾晓军对毛左们真诚地说几句:该是你们醒醒的时候了。你们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延缓中国前进的脚步。对于毛左中的普通群众,不可能有任何实际的利益。因为,在非开放性的社会中,利益永远属于权力,而非属于人民。“人民万岁”,只是领袖的即兴表演。

Admin
Admin

帖子数 : 25
注册日期 : 10-06-01

查阅用户资料 http://zonglun.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民主宪政,才能救中国!

帖子  总想改变社会 于 周二 七月 27, 2010 11:19 am

推翻“***”反人类统治,实行民主宪政,才能救中国!

总想改变社会

帖子数 : 4
注册日期 : 10-06-1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