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的悲哀--科学成了信仰,激进思潮无孔不入

向下

五四的悲哀--科学成了信仰,激进思潮无孔不入

帖子  挪威森林 于 周六 六月 12, 2010 10:00 pm

五四的悲哀--科学成了信仰,激进思潮无孔不入
   标签: 思潮 科学 无孔不入 悲哀
===========================
    
    晚清以降,自君主立宪以来,自由主义共和宪政就成了当时的主流话语。民国政府,就是建立在这样一个在自由主义宪政思想基础上的共和政体。
    五四以后,时代的语境已经转换,以自由主义宪政思想为主流的话语权,一步步被激进主义思潮占领。随后建立的南京国民政府,就是一个激进的弱专制政体。而四九年后产生的北京政府则更加激进,变成了一个斯大林式极权政体。
    在五四时提出科学与民主的陈独秀,其实是一个对科学与民主都不无认识的老式知识分子。先是将科学的概念加给社会达进化论,后又是将科学的名义加给马主义与列宁主义,一知半解的高唱科学决定论,将国民引入峻途。
    五四之后,科学成了时代的信仰,科学两个字就成为具有无穷魔力的名字,不向科学低头是不可想像的。因此,有人说,五四科学与民主的启蒙,至少使“科学一词变成了法力无边的魔杖”。甚至,当这个社会或者说大多数人还并不知科学为何物的时候,对“科学”的崇拜却能畅行于世。
    楼主在这里,以医界为案例,从一个侧面来看五四后,激进思潮是如何无孔不入的。
    
    确实,近代中国随着科学思潮洪波所至,中医亦卷入。当时的医学界和各地知识界一样,掀起了将科学原理应用于改变社会的热潮。最初也有一些守旧之士抨击,及科学信仰权威建立,渐成整个社会的公共时尚、趣味。1929年中西医之争后建立的中央国医馆,也提出中医科学化的口号,这其实是相对于“废止中医”的极端立场的一种折衷方式。但无论是极端的废医,或折衷的以西医改良中医,都是十九世纪末以来中国医学“现代化”的"模式"。前者主张全盘接受西医,废止中医。后者以西方科学改革中医,以保持中医的“精粹”。两者均以学习西方医学与科学作为"现代化"的一个重要过程。包括医学在内的西方科学近百年来的确被认为是放诸四海皆准的文明进化的一个主要指标,所有落后文明如要步入"现代",均不能不学习西方的制度与科学.换言之,面对西方的医学与科学,中国只能持虚心学习的态度.无论持那一个立场的人,都认为西方医学对中国医学,甚至整个社会的影响, 应该是完全正面的,而且这个“现代化”过程是必须的。不仅如此,在中国近代特定的语境之下,民族意识汹涌之时,不仅要科学,还要革命。于是中医革命的舆论也勃然而兴。
    
    中央国医馆号称“以采用科学方式整理中国医药,改善疗病及制药方法为宗旨”,进行制定学术标准、同一病名、曾一度将中医病名统一在西医病名下,认为中医要科学化,就要从“病名对照”开始。当时医界很多改革派认为,“天下事物只有一个真是,西医病名既立于科学基础上,今若新造病名,必不能异于西医,能异于西医,即不能合于科学。”以西医的病名来“统一”中医的症状,就等于对中医的理论和实践在很大程度上的放弃”。

挪威森林

帖子数 : 108
注册日期 : 10-06-1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